<em id="tgrok"><div id="tgrok"><progress id="tgrok"></progress></div></em>

  1. <label id="tgrok"></label>
      <var id="tgrok"><label id="tgrok"><u id="tgrok"></u></label></var>
      <table id="tgrok"></table>
          1. 回舊版

            愛導航

            直面“假貨”問題,馬云這次祭出了“滅絕師太”

            注:12月28日消息,阿里巴巴集團合伙人、首席平臺治理官鄭俊芳首度正式亮相。她被馬云稱為“滅絕師太”,阿里合伙人。如今,她以首席平臺治理官身份,負責阿里巴巴集團打擊假貨和保護知識產權的事務。

            12月上旬,阿里巴巴宣布首次組建平臺治理部,由曾在畢馬威工作過13年的阿里巴巴集團合伙人、副CFO鄭俊芳女士擔綱。平臺治理部將負責電商平臺的規則、知識產權保護、打假、打擊信用炒作等管理事宜。

            兩周后,阿里又宣布蘋果前法律顧問馬修·巴希爾(Matthew Bassiur)出任集團副總裁兼全球知識產權主管,這一任命被嗅覺靈敏的海內外媒體解讀為阿里繼續加強打假的信號。而馬修·巴希爾在具體業務上也將對鄭俊芳虛線匯報。

            中國在國外人眼中假貨為什么這么多?中國各類電商的假貨治理為什么這么難?12月28日記者專訪了鄭俊芳女士。

            如何看待假貨問題:我的團隊經常會在劉強東放言“京東無假貨”新聞的評論里,通過消費者的反饋去找尋制假集團的線索。

            作為平臺首席治理官,你如何看待社會中的假貨問題?

            鄭俊芳:假貨是社會經濟發展的毒瘤。但基于一個社會常識是,假貨源于線下,與商業模式本身無關,在中國這是所有電商平臺均需面對的問題。

            阿里不會像京東那樣一味回避“假貨”的問題,掩耳盜鈴不解決問題,更不能把消費者當作可以愚弄的對象。相反,我的團隊經常會在劉強東放言“京東無假貨”新聞的評論里,通過消費者的反饋去找尋制假集團的線索。在騰訊網曝光的“祥鵬恒業”通過互聯網大批量售賣假奢侈品案件中,京東、聚美優品、1號店等均在列,但為什么唯獨沒有天貓和淘寶?我也專門調查過,這家公司在提交材料的開店環節就未能順利通過。

            所以阿里巴巴更愿意直面公眾對于“假貨”問題的質疑。假貨難以根治的原因在于源頭屢禁不絕。無論是線上還是線下,只不過是假貨的銷售渠道而已。所以阿里巴巴嘗試兩手抓——一方面是“堵”,堅決打擊假貨,不僅網上清除,更從網絡大數據去發現假貨源頭,并把這種能力輸出給社會,推動進行線下打擊源頭治理;另一方面是“疏”,推動中國質造這樣的原創產業。如果今天你的產品有質量但沒有品牌,阿里提供足夠的流量,扶持你做品牌,但決不允許你侵犯別人的知識產權!

            如何看待阿里在打假中的角色:光一個企業的力量是有限的,假貨的數量與社會對于假貨的容忍度以及執法機關投入打擊制假源頭的力量成正比,而不僅僅止于“抽檢”。在此,我代表阿里巴巴對于社會當中所有參與打擊造假源頭的力量點贊!

            既然打擊手段升級,為何社會中的假貨感知還會如此強烈?阿里巴巴在其中的角色如何看待?

            鄭俊芳:眾所周知,互聯網本身不生產任何假貨,阿里巴巴作為一個電商平臺也沒有任何的執法權,真正打擊假貨犯罪還得依靠執法機關。以2015年4月-9月為例,不含日常散碎線索,僅售假團伙線索,阿里巴巴已向執法機關推送717條,獲各地執法部門立案的為330條,被破獲的案件為279起。其間,阿里巴巴協助警方搗毀制假、倉儲、售假窩點600余個,抓獲犯罪嫌疑人715人。

            所以,對假貨的處置首先需要達成社會共識,其次依靠社會共治。在淘寶網打假的強力態勢之下,我們可以看到一個明顯的“假貨遷移路徑”,越來越多被關閉打掉的假貨和窩點,在向國內其他電商平臺以及微店等通道轉移。通過一個例子就可以說明問題,據媒體報道,“因為售假被淘寶驅逐的商家中,竟有12家轉戰到了京東上,且出售的商品和被阿里安全處罰的假貨商品高度相似”。光一個企業的力量是有限的,假貨的數量與社會對于假貨的容忍度以及執法機關投入打擊制假源頭的力量成正比,而不僅僅止于“抽檢”。在此,我代表阿里巴巴對于社會當中所有參與打擊造假源頭的力量點贊!

            如何評價京東“管理不好C2C,所以關掉拍拍”言論:拍拍即使不關掉,也會在市場競爭中死掉的。這是對數百萬辛苦創業的個人市場創業者的污蔑,是對競爭對手的攻擊,試圖掩蓋自己商業上的無能。

            京東表示管理不好C2C,所以關掉拍拍,你怎么看?

            鄭俊芳:這個問題其實是兩個問題。從市場的競爭趨勢看,拍拍即使不關掉,也會在市場競爭中死掉的。不能因為管理能力的缺乏,移花接木,變成攻擊對手的手段。與京東所說的恰恰相反,C2C模式是創業創新的源泉和活力,越來越多的創意,創造,在豐富著業界的形態,推動者消費的發展。管理能力不足,應該提升管理能力,整治平臺的能力不足,淘寶可以分享整治的經驗甚至輸出人才。我認為這種輿論乍一看是在攻擊淘寶,但更深層次是京東這一類不負責任的言論是對數百萬辛苦創業的個人市場創業者的污蔑,是對競爭對手的攻擊,試圖掩蓋自己商業上的無能。在我看來,如果一味地掩耳盜鈴來回避問題,關掉拍拍應該只是個開始,常年巨額虧損并大量占用供應商資金帶來的噩夢還在后面呢!

            有觀點認為阿里巴巴是假貨的受益者,你怎么看?

            鄭俊芳:恰恰相反,對于阿里巴巴來說,我們同樣也是假貨的受害者。由于整個社會上假貨的存在,我們不僅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還不斷探索新技術新手段與假貨斗爭。而且由于假貨損害消費者利益,給我們平臺的聲譽和用戶體驗都帶來了巨大的傷害。例如:不說投入的巨大人力和數據計算占用資源,光用于神秘抽檢、為保障消費者體驗先行賠償的費用等直接現金支出一年都是上億的。

            治理假貨的難點在哪里?

            鄭俊芳:什么是假貨?在中國工商出版社出版的《假貨研究》學術專著當中,將“假貨”定義為與“客觀事實明顯不符”的商品。但如何界定“客觀事實”,便成為了一個新問題。例如:有些商品,產品質量本身沒有問題但冒用或近似于權利人的商標和設計;有些商品,并不侵權但產品質量低于預期,消費者感知不好。當然也有些商品既侵犯了知識產權,產品質量也達不到相關標準。

            作為平臺必須面對并且全力以赴解決假貨問題,但同時我們的管理對象數量龐大——近千萬的商家和超十億的商品,管理難度是前無古人的。再加上阿里可用的手段非常有限,要真正打擊到假貨的源頭只能依賴和政府部門的合作。

            對于您列舉的上述三種情況,阿里巴巴是怎么處理的?

            鄭俊芳:在現實生活中,上述第一種情況,需要權利人配合甄別,此類商品的打擊力度需要看權利人的配合程度,但在實際操作中也大量存在由于權利人出于渠道的管控,并不會積極予以配合,大家熟悉的阿里與某奢侈品集團之爭便屬于此類。

            對于第二種情況,電商直接出手打擊也需要很大的勇氣。例如,今年阿里通過“神秘抽檢”機制,認定“山寨”櫻花熱水器Wonderflower品牌產品不合格率高達76%,但這個品牌生產廠家依然能夠提供地方相關部門出具的一整套商標合法證明以及產品的合格證件。最終,本著對消費者負責的態度,阿里巴巴只能強行發起清退平臺上的Wonderflower,并在第一時間將案件線索提交給質監部門。一號店、京東、蘇寧易購跟隨阿里巴巴均將此款熱水器進行了清退。但被清退的企業并不認為自身產品有問題,反而給阿里巴巴發來了律師函件,威脅阿里巴巴將“承擔商品下架的法律責任”。

            第三種情況,除了需要依靠阿里巴巴對有關執法機關報送材料之外,也有賴于執法機關積極對于造假源頭進行定點拔除,而不是止步于“抽檢”。到了今天,我們更需要知道問題的源頭在哪里,并且怎么把“源頭”干掉,現在社會上有一種誤解,認為阿里巴巴是源頭。我們可以設想一下,如果沒有了阿里巴巴,社會上的假貨就會不存在么?

            阿里巴巴目前與政府執法部門的配合有什么樣的機制?

            鄭俊芳:阿里巴巴一直以來積極配合政府部門進行執法。例如,上述“山寨”櫻花熱水器案例中,接到阿里巴巴提供的線索后,廣東省質檢部門馬上對生產廠家以及源頭進行了清理。以2015年4月開始的浙江省“云劍行動”為例,行動期間,捷報連連。浙江省共立案侵犯知識產權類案件169起,搗毀生產窩點46個,搗毀倉儲窩點198個,抓獲犯罪嫌疑人300名,消費者網購假貨退款率降幅超45%。

            阿里大數據在“云劍行動”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在浙江省公安廳牽頭指導和浙江省工商、質監、食藥等多部門的聯合協同下,運用阿里巴巴大數據和云計算等技術鎖定網絡售假線索,開展了“頭部人員”打擊行動。公安機關立案139起,已經破獲案件達134起,搗毀生產窩點29個,搗毀倉儲窩點171個,抓獲犯罪嫌疑人237名。

            再以近日媒體披露的“臨海市水寶寶系列化妝品造假案”為例,該案查辦期間,阿里巴巴緊密配合執法機關要求協查賣家信息,涉及的店鋪全部被清退。

            如何發揮新建“平臺治理部”功能:這個問題確實不容易解決,否則工商、質檢等這么多部門這么多年的努力早就把假貨打光了。但我們不會回避,也不會放棄,堅定不移地打下去!

            阿里巴巴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最近也剛剛成立了專門的平臺治理部門,您能介紹一下有關情況嗎?

            鄭俊芳:要解決假貨這一多年未決的社會難題,無論對于政府部門還是我們這樣的平臺,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今天既然我們選擇了“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這條道路,就要堅定不移地走下去。


            目前在阿里巴巴我們有2000多名員工全職負責打假,另有5000名社會志愿者積極參與打假。我們今天擁有的打假手段,利用數據技術的手段,追蹤技術的手段,可能是當今世界最強大的。

            未來,我們還會不斷投入更多的資源,以更大的勇氣和智慧來進行商業生態的綜合治理。今年整個集團0新增員工指標,但是我們依然會拿出額外的200個招聘指標專門招聘配合政府打假的員工。同時,我們也希望攜手相關執法部門和社會各界力量共同創造解決這一社會難題的更好方法,也堅信隨著互聯網對中國經濟的推動,中國摘掉“假貨”這頂帽子不會太遠。

            阿里巴巴會定期對社會公布平臺治理的訊息么?

            鄭俊芳:是的,我們打算每個季度對外公布一次。

            最后,我還是要強調一下:假貨不是線上獨有的,更不是阿里平臺上才有的,是全社會共同面臨的問題,也是任何一家互聯網購物平臺都無法回避的問題。這個問題確實不容易解決,否則工商、質檢等這么多部門這么多年的努力早就把假貨打光了。但我們不會回避,也不會放棄,堅定不移地打下去!


            文章來自:第二導航,未經允許不得轉載?。?a href="http://www.zylhcdls.com/">首頁 > 教程收藏 > 電商運營 » 直面“假貨”問題,馬云這次祭出了“滅絕師太”

            感覺不錯,很贊哦! ( )

            相關推薦